现在时间: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西部扶贫
 
深化农村改革 吹响振兴号角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解决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根本靠深化改革。

进入新发展阶段,“三农”必须向改革要动力、要活力。

时光回溯到2006年。

那一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亲自部署和推动了一项重大改革举措——“三位一体”改革,即以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体系建设为重点,发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综合合作。

后来,这一改革举措被写进了中央“一号文件”。

15年后的春天里,在临洮县,我们欣喜地发现,“三位一体”改革,这篇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命题、亲自破题的命题作文,起源于浙江,却在这个甘肃曾经的贫困县作出了生动实践和有益探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临洮县正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闯劲,主动适应农民需求,以“数字临洮”平台为牵引,不断深化农村“三位一体”综合改革。

临洮县的“三位一体”综合改革,在“三农”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不断取得新突破的同时,进一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有效破解了产业发展、农户增收、乡村治理等难题。推动以农户家庭经营为基础、合作与联合为纽带、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为支撑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形成,为推进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生产合作——“攥拳”增气力,破解“种地”老难题

2019年,即将脱贫摘帽的临洮县,开始着眼乡村振兴。

县决策层清醒地认识到,当地农村治理体系不健全、农业组织化程度不高、农业生产方式依旧落后等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

改革进入深水区。单兵突进,力不副心;零敲碎打,实难治本。

整体设计、协同推进。在之前探索实践、规范完善的基础上,2019年9月21日,临洮县召开农业农村“三位一体”综合改革启动会。

县里的目标非常明晰:要打造为农综合服务平台,探索完善现代农业生产体系、供销体系、金融体系,在乡村振兴的大路上,不断形成“1+1+1>3”的“化学反应”。

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

2018年,漫洼乡羊圈沟村600多人多半外出务工,3500余亩地撂荒了一半。谁来种地?

现代农业离不开规模经营。在外打工多年的尚春光回来了。当年37岁的他,流转了村里80亩地,加上自家的承包地,种了100亩马铃薯。

三五亩地谁都会种,上了规模,咋种?

必须换个种法!“三位一体”综合改革中,建立农民生产合作体系是重要一环。在县里的引导下,尚春光成立了农机专业合作社,解决“种不过来”的问题。

“以前,一亩马铃薯铺膜加施肥,5个人一天才铺两亩。现在,用机械化,3个人一天能铺8亩。”尚春光说,大农机下地,不仅省力省钱,还增产增收。他算了一笔账,一亩马铃薯劳作成本降低近400元,亩均产量还提高200公斤,这一降一升,至少增收700元。

建立农机社会化服务体系,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生产效率成倍提高,成了临洮县“三位一体”综合改革中生产合作的重要内容。目前,临洮县机械化作业面积达92.6万亩,释放农村劳动力5.6万人次,为农户创造劳务收入5.12亿元。

农机社会化服务体系,加快了土地碎片化治理,促进了农业规模化发展。从刚开始的3台农机,到今年的17台农机、27种机具,尚春光的农机专业合作社,现在流转了3700亩地,还服务了全乡1万亩耕地。 

生产合作,不仅仅限于一个个农机合作社的联合。临洮县创新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解决一家一户解决不了的问题,使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小、散、弱”的格局得到扭转。

县里大力培育和壮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夯实“三位一体”改革的根基。在每个村成立了由村党支部书记或村委会主任担任理事长的村级富民产业合作社,挑起了服务农民、服务农业的大梁。

一根手指容易折,十指牢牢抱成拳。为了适应农民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对合作和服务的现实需求,临洮县通过“三位一体”改革,在规范提升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同时,引导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走上跨区域规模化和跨领域一体化的联合发展道路,扩大组织规模、拓展服务功能、发展一体经营。

以前在市场上“互掐”的临洮县辛店镇石郭家村4家蔬菜专业合作社,现在“捏”成“拳头”闯市场了。他们统一并入村级产业合作社。村级产业合作社统一指导,有1200平方米冷库的鸿远合作社主要负责储存,德源、宏伟合作社主要跑销售,四方净菜合作社则专门负责配送。

目前,临洮县已成立村级产业合作社322个,联合社66个,组织10.6万户群众加入了各类产业合作组织。

供销合作——撒开两张“网”,畅通买卖新“驰道”

生产合作跟上了,产业规模壮大了。但无论“农资下乡”还是“农产进城”,都面临“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亟需铺就一条流通的“驰道”!

在“三位一体”改革中,在流通领域“颇有资历”的供销系统站上了前台。临洮县构建起“县供销公司+供销联盟+村级供销合作社”的供销服务体系,成立了甘肃陇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将触角伸向18个乡镇、323个村。

新老合作经济资源携手,共同织出一张“密网”,实现了供销合作组织行政村全覆盖。

线下“织网”,线上“触网”。

在2019年9月的农业农村“三位一体”综合改革启动会上,临洮县便依托阿里巴巴钉钉系统,搭建起了“数字临洮——三位一体为民便民合作服务平台”,使手机变成新农具,上网变成新农活。

云天化集团、史丹利农业集团等大型农资品牌销售商,对接县供销联盟企业,统一入驻数字平台,与县政府签订团购直供协议。通过农户网上自主选购、村级供销合作社统一下单、农资企业免费配送的方式,帮助群众购买质优价廉农资。

“以前买农资,要去10公里外的新添镇,现在用手机下单,还送货到家。”春耕时节,峡口镇党家墩村村民刘学刚通过“三位一体”钉钉平台上的农资直供专区,买了50袋二铵、200袋碳铵。原先,从新添镇买化肥,费时费力,一袋化肥还得多掏3元运费。

数据最有说服力——2019年9月以来,临洮县已有3.1万户农民通过线上平台订购农资3.2万吨,为群众每吨节约农资购买成本200-300元。

流通的不仅仅是产前、产中的农资供应,还涉及产后加工、仓储、销售等环节。

“傍”大户。临洮县依托供销服务体系,随时掌握市场需求的风向标,加强与兰州等周边城市的对接,共组织销售农产品9.8万吨,实现农产品销售收入1.98亿元。

拓市场。甘肃陇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跟大机关、大企业、大中专院校精准对接,为省里24所高校、14家单位等配送净菜。

强电商。让空间上的万水千山,变成网络里的近在咫尺。今年1月10日,在辛店镇康家崖,临洮县与阿里巴巴联袂打造的西北第一个数字乡村产地仓正式开仓运营。“这一产地仓,为电商创业者提供一站式、保姆式服务,有效解决了找包装、找营销素材、找营销流量、找物流等问题。”临洮县电商发展中心主任何志伟告诉记者,短短3个月,产地仓已入驻优质网络店铺25家,引进特色农产品120种,日发单量破千。

打品牌。今年1月11日,“临洮珍好”区域公用品牌正式面世。“临洮珍好”,极大提升了临洮农产品知名度、美誉度和品牌价值,拓宽了市场空间和销售渠道。通过“临洮珍好”区域公用品牌,已经开发140余款网货农特产品。

信用合作——信用可“变现”,不用抵押能贷款

如果将“三位一体”改革比喻为“一体两翼”,那么供销改革为一翼,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则为另一翼。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乡村振兴,离不开金融的“滋养”。

不用抵押担保,只凭自己的“信用”,就申请到了10万元贷款,这让临洮县峡口镇党家墩村村民柏东河欣喜不已。

“只要登录手机平台,手指一点,农商行的贷款立刻就到账。”柏东河拿这笔钱,盖了个青贮池,又修了个养牛棚,还买了五六头母牛,“过年到现在,这些母牛都下牛犊了。”

为了扩大养殖规模,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柏东河,2019年同样贷过10万元。从跑银行申请,到评估核验,再到资产抵押,前前后后花了一周时间,跑了3趟银行,最后才拿到了钱。

长期以来,临洮县农村金融网点覆盖率低,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滞后。不论是像柏东河这样的农民,还是龙头企业、合作社,都贷款不易,直呼“差钱”。

贷款难、贷款贵、贷款繁。瞄准“三农”发展中这一“老大难”问题,临洮县成立金融工作办公室,在18个乡镇全部成立了金融工作站,323个行政村全部组建了金融工作室。并在“数字临洮”服务平台上,搭建起了政府与地方商业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合作机制。

在此基础上,按照“一次核定、余款控制、周转使用、随用随贷”的原则,农商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等组织专门力量入户调查,评级授信,初步建立起了农户金融信用体系。

白金级,能贷30万元以上;黄金级,10万元到30万元之间……一般的,1万元到3万元之间。5个信用等级,让农民有了一张“信用卡”。村民们可以拿自己的信用等级,在蚂蚁金服、农商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等金融业务端口随用随借、随借随还。

农户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激活了一池春水。“从去年开始到今年3月中旬,全县农户授信2.1万户、近15亿元,发放信用贷款11.45亿元。”临洮县金融办副主任杨景璟告诉记者。

溢出效应——巧借“指尖”力,下活“三农”一盘棋

以“指尖”的服务去解决“心尖”的难事,从而推动“顶尖”的改革,“数字临洮”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手持一部手机,打开一个平台,就可以“让人找到组织,让组织找到人”。在“三位一体”综合改革中,临洮县把基层党组织建设作为关键,不断提高为农服务能力。通过推行村党支部书记7个岗位“一肩挑”,从根本上夯实了村党组织担起党在农村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

将峡口镇党家墩村村党支部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村级产业合作社理事长、村级供销合作社理事长、村农机服务队队长、村农金室主任等7个岗位“一肩挑”,刘学兵每天都忙碌而充实。

村民流转找他,买农资找他,贷款找他,卖农产也找他。当了8年村支书的他很感慨,从前“管理”,他“说话无人听,干事无人跟”;现在“服务”,一呼百应,威信空前。老刘清楚,这种认可更多的是村民对村党组织有了认同感和依赖性。

刘学兵发现,和凝聚力一起回归的还有村民对于“信用”的敬畏。

在合作金融中看出了“信用变现”的可能,村民心理上烙下了“信则走遍天下,失信寸步难行”的暗示。

临洮县适时地将信用体系建设作为完善乡村治理体系的核心要素,借机推行以村规民约和道德法治为基础的农村信用积分管理模式。一个“产业链+利益链+自治链”有机融合的新型乡村治理体系正在临洮县初显端倪。

以农民需求为导向,让生产端、流通端、消费端高质量交互,使农户、合作社、市场主体互利共赢。“三位一体”综合改革,兼顾了农户、合作社、金融单位、市场主体等多方利益,让农户和合作社共同参与市场经济、抱团发展,再让数字化服务平台赋能,强化产销对接、农资直供、普惠金融、技术服务等,全面激发了农村要素资源活力,为农村发展注入新动力。

“三位一体”综合改革,如一把“密钥”,正在为临洮县乡村振兴打开一扇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的大门。

 
〖点击次数:〗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上一篇:新疆5年下达涉农整合资金856亿元 下一篇:返回列表

Copyright@2008-2013 中国西部开发促进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6048741号-1 
新都网 新都论坛 新都商城